godomn

永远在摸鱼的咸鱼文手/画手(?)

*if世界线注意
*我流ooc 重度草稿

大意是if宰带织去了以前一起去过的地方 最后在自杀前那个看得见海的房间留给他了。算是最后帮织田作完成了“想写小说”的梦想吧。

50fo????

哇....
我这种咸鱼居然有50fo了……
欢迎点梗写文画图....
文野 第五人格 我英 aph 宝石之国 钢炼 scp或者creepypasta......
亲友们来一发?
@主鳞 @津岛先生  @晴海挂墙头 

我流半夜摸鱼!
是互怼组日常。
杰克强行变矮.....


裘杰真好吃!!!!!!!!

三次裘克拒绝接过花束,一次他没有

裘杰裘清水向
·私设
·重度OOC!OOC!OOC!

01
马戏团的氛围并不适合任何一位绅士。
到处都是彩纸屑和气球,喧哗和嘈杂声配合滥俗的音乐冲击着耳膜。地上还有黏糊糊的零食碎末和冰淇淋。

不过裘克不在乎那个。

他年轻,并富有活力。这烟雾缭绕的舞台对他来讲是最好的选择。即使他只是个哭泣小丑。

他确认自己脸上的油彩,那是一张沮丧的脸,嘴角下搭,侧脸还有用粗劣蓝色颜料画的眼泪标志。等到快乐小丑在台上引起阵阵大笑,班主将他推出去。裘克一阵踉跄,突如其来的聚光灯晃得他睁不开眼。

朦胧的四周尽是掌声,但都不是给他的。快乐小丑做出精彩的都空翻,对他进行夸张的羞辱。
人们哄堂大笑。

裘克按照计划故意摔倒在台上,笨拙滚到台下。听着落幕时的喝彩,他疲惫地睁开眼。

入眼的是一双擦得干干净净的尖头巴洛克皮鞋。往上看是熨的妥帖的西装和斗篷,领口和袖管都白的像雪一样,领带齐整。“这家伙……好看……”这是裘克的第一反应,虽然这个想法立刻就消失在脑海中。确实,对方有一张白净的过分的脸,如果不是宽大的帽檐挡住了大部分轮廓,他的相貌足以引起女士爱慕的惊呼。

那人的伸过来手也是修长白皙,一副养尊处优的样子。“先生,你还好吗?”裘克爬起来重新打量了他一下,得出了一个结论:小白脸。而裘克一向讨厌这种惺惺作态的伪绅士,即使他是唯一一个伸手把自己扶起来的人。

于是裘克甩开他的手,“喂!上等人,这里可是东伦敦,要找乐子回你们的俱乐部去,如果不想被偷或者遭遇什么更不好的事情最好赶快回到西边。”他开始收拾散落的道具,想着前两天隔壁街区白沙街孤儿院的皮尔森和教会发生的冲突。

没想到那人一派绅士模样,却着实难缠,根本没把他说的话当回事,而是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椅子上。周围人群三三两两地散去,欢笑小丑也已经被请去后台休息。偌大的彩色帐篷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你叫什么名字?”
“裘克。”
“哦~裘克先生,你为什么要画成如此悲伤的样子?”
“又不是我想。”
“裘克先生,我喜欢你的表演。下次我还会来。”
“……”
“裘克先生……”
“你他妈有完没完!你这……”
“杰克,叫我杰克就好。”

裘克被这喋喋不休的家伙烦的够呛,打扫完时已经精疲力尽。他刚靠着台板坐下,耐心坐了很久的杰克就起身走到他面前,迅速地往他手里塞了束玫瑰花。“喂!你……”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杰克居然抹了把他脸上的油彩。

“诶……你其实很好看啊……”绅士笑着如是说。接着转身离开。

这混蛋是把他当作歌剧演员吗??还送花?裘克权当自己遇见了个神经病,并顺手把花束丢在台后的角落里。鲜嫩的花瓣激起一阵尘土,艳丽的颜色很快就被灰尘掩盖了。

从来没有人给哭泣小丑送过花。再说,裘克知道自己长得如何。

“我的天哪,这不是我们亲爱的小丑先生吗?快来给我们做个高兴的表情让大家开心!哦 我忘了,裘克不会笑的!”

路边昏暗的酒馆里传来阵阵刺耳的笑声。快乐小丑疯狂地大笑,笑声震得发黄的灯泡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白天工作的人们晚上聚集在肮脏的酒馆,一杯接一杯地麻痹自己疲惫的神经。整个马戏团的人都以取笑裘克为乐。此时他的油彩已经洗净,露出了天生的一副苦相。

裘克一直很羡慕快乐小丑,向往时刻微笑着的脸,憧憬和善的笑容。甚至会嫉妒,会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一张这样的脸。

但快乐小丑掏出刀的时候,微笑着的脸狰狞极了。

疯狂的夜晚,极度兴奋的人们开怀畅饮着廉价的啤酒,将一切都置之度外。这是东伦敦每条街道每天晚上都会上演的闹剧。裘克被泼了杯啤酒,微曲的红发上满是麦芽啤酒的气味,甚至还有玻璃杯的残渣。该死的,他们拿刀向他的嘴角比划,醉醺醺地想要给他划个笑脸。
“来啊来啊,你不是最想要笑脸吗?我这就给你啊!”
他拼命将酒杯砸向快乐小丑的脸,趁乱离开。






02
翌日,盛大的马戏表演再次开幕。

“女士们,先生们,接下来轮到小丑上场了!”

人群爆发出一阵阵欢呼。带着欢笑面具的小丑踩着彩球闪亮登场,而带着哭泣面具的小丑则是骑着独轮车颤颤巍巍地从空中的钢丝经过。

“什么嘛,这家伙居然又来了……”裘克在空中透过面具向下瞥,一眼就看到了杰克。他还是一身西服,正在仰头看他,笑得灿烂。不知道为什么裘克的心情竟然好了不少,杰克好像也没那么令人生厌。至少他确实又来了,又来看他的表演了。

真的会有人喜欢哭泣的小丑吗?

钢丝的一头断了。

独轮车失去平衡从高空坠落,人群爆发出一阵惊恐的尖叫。紧接着就是刺骨的痛。简直就像把全身骨头拆碎,再一点点磨成粉一样的痛。血,是血的味道。面具早已碎成几块,露出来红发青年痛苦到扭曲的脸。

真没想到第一次获得全场的关注,是因为这样的事……真是丢脸……裘克迷迷糊糊地想着,依稀看到了瘦长的黑影和黑影身边红色的物什。

是玫瑰吗?是他的玫瑰吗?是他吗?




“裘克先生,十分抱歉,你的腿……”护士欲言又止。

“我知道。”

真不幸,独轮车掉了下来,尖利的侧钉使他失去了自己的右腿。

“裘克,你知道,我们不需要残疾的小丑。是的,完全不需要。”班主来了一次,给他结算了最后一次演出的微薄薪水就离开了。离开前犹豫了一下,说了声抱歉。

裘克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排练了数千次的钢丝怎么会恰好在这次断开?为什么不用油彩而突然改带面具?那时的酒杯大概划伤了快乐小丑的脸,一向被欺负的对象如此反抗,那家伙应该很不满吧?为了出气大概是想做个恶作剧,因为底下有垫子,并不会摔死他,顶多骨折。不过……裘克并不幸运。

躺在锈迹斑斑的病床上,刚想到这里的裘克被敲门声打断。

“裘克先生,一位绅士刚刚给您送来了这个,他说他有急事无法探望,并让我代他向您表示歉意,因为暂时买不到新的玫瑰了。”护士递给他一捧玫瑰。花瓣略有枯萎,好几枝被折断了,包装纸上还有血迹——大概是裘克的。

“帮我扔了吧。”裘克说。

像自己这样的人不过是一时的玩物而已,上等人果然看到他废了,就弃之不顾。裘克也没明白自己为什么感到不满,但是再也看不到那人……好像略有些遗憾啊……

杰克是第一个说喜欢他的人,虽然后面加上了表演的后缀。

所以即使事到如今,他还是忘不了杰克。

裘克装上了廉价的义肢,半条腿变成了沉重的铁杆,走起来颇有些不便。卧床适应的时间里,裘克听说外面早已经闹翻了天。开膛手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了恐怖的新代名词,短短几天内杀了许多人。

所以听说他在这时要出院的医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告诉他晚上不要一个人走夜路,谁知道那雾气里会不会窜出个杀人魔。

“那个变态,手上有几把弯刀,一下子就能掏出人的心脏来!”

裘克只是点点头,他的钱包马上就要支付不起住院治疗的费用。他还想喝杯黄油啤酒。

03

著名马戏团的快乐小丑死了。现场血腥之极,听说脸被生生撕了下来。舆论一度认为是开膛手再度犯案,但因为手段完全不符而被当作一起悬案终结。

刚适应的义肢,配合完成这么大的动作真是吃不消。裘克心想,不过看了看手里的面具,倒是值得。他在医院里沉默得像另一个人,好不容易出来,内心被扭曲禁锢的恶魔终于钻了出来。

面具有一张快乐的脸,嘴角高翘。

他还是半夜出了门。

空荡荡的房间里蒙了层灰,裘克很久没回过家了。说是家,实际上就是一间狭小的公寓,醉酒时睡觉的地方。裘克连胡茬都没刮,只是把为数不多的行李放下就转身离开。

他实在是需要酒精,于是一瘸一拐地挪下楼。房东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他,目光看向义肢,继而露出嘲讽的表情。裘克走门的时候还听得到背后的窃窃私语:“看那家伙,腿变成这幅德行,和他的晦气脸倒是真配了……嘘!别给他听见,下等人凶神恶煞的……”

午夜凌晨的东伦敦,雾气氤氲犹如仙境,只有居住其中的人才知道这地狱的真容。

裘克拐进小巷,腿与义肢的连接处隐隐发痛,他不得不停下来休息。

喀嚓喀嚓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忽远忽近。雾气掩盖了来者的身形,直到对方走到近处。裘克想起了开膛手的传闻,费力地抬头,作出防御的姿势。

开膛手来了。

这传说中的杀人魔,雾隐的鬼魂,就站在他面前。

而裘克只是站着。

他看到“开膛手”穿着他在脑海里回想了数次的西服,只不过上面多了些伤痕。一只手上的畸形钢爪锋利如芒,他却只看到那天拉他起来的修长手指。与裘克结实的南美人体格相比,对方过于瘦削,身高上的些许优势也无法掩盖体格上的差异。“开膛手”有一张惨白的面具,配合略有破损的宽大帽檐遮住了脸,只不过边角漏出了些许黑发。

“开膛手”好像也愣住了。僵持半晌,他仅存的完好的手伸进斗篷里摸索着什么。终于,他找到了。

那是一朵已经衰败凋谢的玫瑰,但被保存在斗篷的夹层里。

“开膛手……”
“杰克,叫我杰克。”他取下了面具,露出了比以前还要苍白的脸。

杰克小心翼翼地拿着玫瑰干败的杆,递给裘克。

“抱歉,不是故意不去见您,裘克先生……东伦敦的花店都关门了,我买不到更好的玫瑰。”

“不,这朵很好。我很喜欢。”裘克接过了那干瘪的花。

04

裘克知道了很多事情,快乐小丑一看到电锯就什么都说了。比如去找马戏团质问的绅士先生,再比如把绅士先生摁住殴打,并不小心弄断他一只手的事情。

“那么杰克先生,久别重逢,不打算请我一杯黄油啤酒么?”

杰克看向他,红发的青年向他努力扯出一个不自然的“笑容”。似笑非笑,颇有几分诡异,但总归是在笑了。

“悉听尊便,裘克先生。”


真事.....
今天杰克带了拜访匹配,上了一个奈布就发求佛系。结果另一个人秒换求抱,最后四个奈布坐在桌前“佛系!抱!”
这就很慌了.....虽然我确实是佛系玩家啦……但是日常杀三放一还真没试过全放......然后四个奈布一开场就全冲杰克跑来,结果我在红教堂玩了半个小时过家家:)

p1三个奈布瓜分可怜手杖
p2另一个一直在翻箱,翻出了手电筒死命晃.....

*脑洞私设流
*内有少量流血描写
*刀向
突然就想画下屠夫众之前和后来的对比.....

没错今天老子就是魔法少女啦:P